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兰溪在线|lanxi.online|兰溪新闻|兰溪在线|兰溪论坛|兰溪信息|兰溪网|兰西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微信登录

微信扫一扫,快速登录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社区广播台

查看: 508|回复: 0

杨养正回忆四行仓库保卫战

[复制链接]

206

主题

2535

帖子

5700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5700
发表于 2020-9-9 21:02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3.jpg

永远的老兵 名人杨养正

200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,也是伟大的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。一天,笔者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,重庆的《时代信报》在当地发现了一位参加过八·一三四行仓库保卫战的老兵,名叫杨养正。而且朋友还说,消息绝对准确,“的确是八百壮士的幸存者”。笔者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后竟愣住了好长时间,心里非常兴奋和激动。

“八百壮士”的幸存者正是我们多年来一直在寻找的人!

我们寻找“八百壮士”健在者的过程,其实是寻找抗战历史的过程,还原历史真相的过程。抗战胜利已60年了。岁月无情,许多当年风华正茂的抗战将士都离我们远去。随他们而去的,不仅是他们的躯体,还有那个时代英雄们浴血奋战,和敌人血战到底的极具珍贵的历史资料,寻找到还健在的“八百壮士”,抢救历史材料,留给我们的后人,对社会非常重要。

当年,“八百壮士”给上海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力量。面对日本侵略者的疯狂进攻,他们以一挡百,顽强地死守着上海的阵地,掩护数万大军安全撤退。四行仓库楼顶上那面迎风飘扬的中国国旗和他们的壮举,都曾给那个灾难深重的年代里的人们带来巨大的勇气和希望。

在1995年开始筹建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的时候,笔者还发现一些八百壮士的幸存者,他们生活在上海、浙江和湖北等地,但已经是为数不多了。在浙江的兰溪,笔者曾采访了其中的两位老兵,并获得了“四行仓库纪念章”、“谢晋元纪念章”等许多珍贵的文物和资料。但是,10年过去了,那些老兵都一一作古,线索也一一中断。如今,事过境迁,寻找仍健在的“八百壮士”已经变得异常的困难。

那么这个杨养正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老人?

四月的重庆,笔者和上海东方卫视、解放日报的记者一同走进了重庆南岸区弹子石老街杨养正老人的家。

那天,杨老的家里有不少国内各大媒体的记者,这样的采访场面笔者是没有预料到的。

“八百壮士”之一杨养正的抗日故事,最先在重庆《时代信报》刊发,并以大篇幅报道了杨养正老人生平,在互联网上立即引起强烈反响。文章被国内各大网站转载,网民们纷纷跟帖留言,表达对抗日老英雄的敬重之情,甚至有网民赶到杨养正家看望这位过着清苦晚年生活的老兵,结果被感动得泪流满面。

杨养正,一时成为万众瞩目的名人。



英雄排长

采访杨养正老人

“杨爷爷,我们从上海过来看你啦,能听见吗?”一进门笔者紧紧握住他的双手。

听到“上海”两个字,杨老微微一颤,口中迸出几句并不地道的上海话:“能听见,阿拉上海人,上海是我的第二故乡……”

1937年8月13日淞沪抗战爆发,时任88师第524团第2营1连1排少尉排长的杨养正参加了淞沪抗战。10月26日,淞沪抗战已到了最后阶段,要地大场失守,中国军队全线西撤,上级命令第88师524团守卫四行仓库,牵制敌人,掩护大军西撤。

四行仓库位于苏州河北岸新垃圾桥(现西藏路桥)西面,东与公共租界相邻,是一座六层楼的钢筋水泥建筑。这里原是金城、大陆、盐业、中南等“北四行”在上海的堆栈,仓库墙厚楼高,易守难攻。88师524团团附谢晋元率该团1营,留守原师部所在地四行仓库。抱定必死的决心,与日军血战到底。

“谢团长命令我们排守紧挨仓库的一栋三层砖瓦房。这房很容易被炸垮。我安排两挺轻机枪守一楼、三楼,重机枪守二楼,我是排长守在一楼。谢团长不断巡视,我们不能让日本人把仓库攻下来!战友们个个都说,死也不愿做亡国奴!”

四行仓库保卫战打出了中国军人的英勇和血性,“八百壮士”以弹丸之地、血肉之躯,抗击数万日军,激战4昼夜,毙敌200余,伤敌无数。

四行仓库硝烟弥漫,租界里中国百姓揪心观战:从早到晚“翘首企足而观者如堵”;见敌军偷袭,对岸观众便大声喊叫和用大黑板写字、画图,报告我军防备;上海各界发起了捐赠,“馈赐慰劳品,多至不可计数”,由仓库东边的租界送入。当守军缺乏食品的消息传出,一天之内,20万个烧饼就送进了仓库。当时,“八百壮士”每打死1个日本鬼子,苏州河对岸的中国人就会大声欢呼!“八百壮士”的意义,不在于打死了多少日本鬼子,而在于唤醒了中国人的自信:日军并非不可战胜!

从10月26日晚到10月31日撤退,战斗持续了4天5夜,日军丢下200多具尸体,始终不能近四行仓库一步。

“我们其实只有400多人,为迷惑敌人才佯称800人。”说到这里杨养正老先生露出会心的微笑。

日军久攻不下,扬言“如果48小时内四行孤军不撤离战场,日海军陆军便要冲进租界,采取一切手段”。

为了自身利益,租界当局向中国政府施压,要求“八百壮士”撤离四行仓库。上海各界从爱护“八百壮士”出发,也呼吁撤退。中华妇女运动同盟致电宋美龄说:“闸北孤军死守不退,义勇之气动人心魄。请代表我妇女界,转恳委座速即下令撤退,以保全此八百将士之生命,俾为长期抗战之用。”

10月30日晚上12点,杨养正奉命撤退。但是日本人的坦克封锁了出路,他们退不出去。杨养正安排两个班对准坦克打,但打了一阵,坦克依然不动。于是他拿了一挺轻机枪,大吼一声:“我来打!”

他趴在一架轻机枪前面,装上钢性弹,这种子弹可以打穿坦克的钢皮。一梭子弹(20发)还没打完,鬼子朝杨养正开火的地方扔炸弹。“轰”一声响,一颗炮弹就在他头上爆炸,楼顶被炸开,弹片“啪”一下,飞进杨养正左眼,血沿着脸颊流了下来。

杨养正用手一摸,左眼不知是血还是肉。他听见副排长在喊“快来抬”!四个战友跑上来,有的抓手,有的抬脚,把他慢慢托起,躲过枪林弹雨,穿过了马路,到了英租界。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奇迹般地被抬出来的,朦胧中,他听见营长杨瑞符在喊:“杨排长、杨排长,谢团长看你来了。”这时他努力想睁开眼,但没成功。

他也不清楚后来自己是怎样被送进租界医院的,因为他累得睡着了。他只记得,在租界医院一位医生告诉他,你的左眼已经被摘除了。从此,一颗陶瓷做的假眼在他身体里,伴随了他整整走过了68个年头。



中国不会亡

因为记者太多,老先生家又实在太小。不得已,大伙把老先生扶到院外的天井里。

原本与台湾约好的通话时间马上就要到了,对方是上官百成,其父亲是当年88师524团1连(杨养正所在连)连长上官志标。

2005年4月26日上午,重庆——台北。10时05分,电话铃骤然响起,杨养正全身一颤。有人帮忙按下免提键:

“我父亲1967年就过世了,我今年都60岁啦。”

“你父亲他是我的连长,我是排长,我们那时都是在一起的。他走了,我痛心啊!当年你父亲为掩护谢晋元团长受了伤,被汉奸刺了6刀,6刀啊!他走了,我痛心啊……”

“我听父亲说起过你,你们为民族作过巨大贡献,我敬佩你们。”

“中国不会亡,你看那民族英雄谢团长,你看那‘八百壮士’孤军奋斗守战场……”

杨老不自觉地唱起那首饱含激情的《八百壮士》歌。

“中国不会亡……中国不会亡……”电话那头,也传来高昂的歌声,和杨养正沙哑有力的歌声交织在一起,歌声震撼着在场每个人的心。

当日,91岁老人杨养正和60岁的上官百成共同唱响《八百壮士歌》的报道上了当地媒体的头版。

“要继承你父亲的遗志,为祖国统一,为民族振兴出力。”杨老忘不了对着话筒叮嘱。

“我会的。我们两岸一定要统一,要团结起来。”电话那头传来坚定的声音。

最后,一老一小约定以后在四行仓库见面。“就算是爬,我也一定要去!”杨老说得斩钉截铁。当上官百成邀请老人去台湾看看时,杨老轻松地回答:“台湾,可以去,一定去!”

其实,最近只要有人来访,杨老都会为他们唱上一曲《八百壮士》歌。这已经是他生命的一部分。

笔者很想让杨老留下文字资料。还没有提出请求,想不到杨老自告奋勇:“握着我的手,我可以写。”

家人立刻找来笔,笔者紧紧地握着杨老的手,老人慢慢在笔者所带书籍《淞沪魂》的扉页上,一笔一画地写下:

“杨养正,91岁,2005.4.26”。

“呵呵,我十几年没握笔了。”



孤军营里的斗争

“八百壮士”退出四行仓库后,原计划是经过沪西返回部队参加战斗。不料租界工部局屈服于日军压力,违背诺言,将“八百壮士”解除武装,羁留在胶州路一块空地里,派万国商团的白俄兵看守,上海市民称为“孤军营”。

令杨养正没料到的是,在孤军营里,他们竟被羁留达3年之久。

1938年8月13日,淞沪抗战一周年。杨养正老人的题签那天早上,孤军们升起国旗,以示纪念。日本人大为光火,他们马上找到英国人,要求把升上去的旗扯下来。英国人对日本人很是惧怕,当时就派来了很多英国警察。杨养正和其他孤军围成人墙,将孤军营大门口堵死。英国警察拿起警棍见人就打,但仍然打不散。后来他们又找来高压水龙头冲,孤军们又拿被子来挡。对峙多时,英国警察最后用催泪弹,孤军们眼泪直流,咳成一片。英国人趁机冲进来。为保住国旗,孤军们与英国人展开肉搏战,手无寸铁的他们被警棍击中,共有108人受伤。杨养正在这场斗争中左手臂也被打伤。

旗升不了了,但团长谢晋元每天都带领孤军举行“精神升旗”,他们遥望旗杆顶,向国旗敬礼,唱国歌。

“没有旗子,精神升旗,旗子在我们心头里还是升起的。”

对“八百壮士”,日军既恨又怕。要求租界当局引渡“八百壮士”,未果。

杨养正悲痛地回忆道:“1941年4月24日早晨,我们在上官连长的带领下跑步。谢团长也来到操场,看着我们跑步。这时,郝精诚等4人慌慌张张地跑来了。”当时,谢晋元便大声质问郝等4人为何迟到,郝等人拔腿便开跑。 这时,正在跑步中的杨养正突然听到谢团长一声大喝:“站住!”杨转身一看,郝等人正朝谢晋元一阵猛刺,毫无戒备的谢晋元一下倒在血泊中。上官志标连长见此惨状急步冲上前,也被郝精诚等人刺伤。随后赶到的官兵终将郝等4个叛徒抓住。后经4人交代,他们是被人收买,前来刺杀谢晋元。

谢团长牺牲,官兵们悲痛欲绝,孤军营乌云密布。

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,日军占领公共租界。被日军视为眼中钉的“八百壮士”当即被拆散。日军将杨养正等人押至上海宝山日本兵营,后又押往南京老虎桥监狱做苦工,1942年底,杨养正和其他30多名孤军被押到安徽芜湖裕溪口煤矿挖煤。

“到裕溪口没多久,我们就打听到附近是新四军游击区。于是,代理团长雷雄和我,再加上陈日晟,我们3名军官就商量如何逃跑。我们把30多人秘密分成5个组,安排好哪组抢枪掩护,哪组从哪里逃跑。”杨养正回忆说。

1个月之后,杨养正等30多名“四行孤军”终于抓住机会逃进了新四军游击区。

在新四军驻地,杨养正等人受到热情欢迎。住了一段时间后,一位姓徐的指导员告诉他们,想留的可以留下,不愿留下的,发路费回家。“新四军给每人发了1套衣服、500元钱和路条,并派人掩护我们越过了日军封锁线。”杨养正回忆说。

1944年4月,在新四军的帮助下,杨养正经河南、湖北辗转来到重庆。

逃亡中,在河南他看到一副“养天地正气,法古今完人”的对联,遂将原名杨德余改为杨养正。他说:“我要为正义而战。”



不打跑日本鬼子,绝不结婚

1944年,杨养正被送到位于重庆长寿的残废军人教养院。

“知道我是‘八百壮士’中的一个,附近老百姓都把我当成英雄。”

“长寿街上有家小卖部,我常到那里去买东西。打点生意的是姐姐,我听说她有一个18岁的妹妹,读文德女中,常来帮忙。”

在山城一个炎热夏日的中午,这位英雄与仰慕“八百壮士”的一位重庆文德女中的学生,在小卖部邂逅了。

“我去买东西。走近小卖部的一瞬间,我注意到了一个正忙碌着的姑娘。我想都没想,就感觉她是那位妹妹了。”

“我们的眼睛对了个正着,她赶紧低头,抓一个罐子擦起来。我呀,站在柜台前,突然一下子说不出要买什么了。”

老伴赵孝芳,轻轻把茶杯递到老人手中:“休息休息。”老人听话地喝了两口,相濡以沫60年,生活的滋味尽在这淡淡一杯茶中了。

一个是闻名全国的“八百壮士”,一个是敬佩抗日英雄英勇事迹的女中学生,两人一见钟情,相爱了。比杨养正小12岁秀丽善良的赵孝芳爱上了这个左眼残疾的抗日英雄,并不顾家庭和朋友的反对和他订婚了。日军弹片击碎了他的左眼珠,但“八百壮士”的荣誉却让他收获了重庆姑娘的爱情。

在敌机肆虐的战火岁月中,两人约定,不打跑日本鬼子绝不结婚。

1945年8月15日,举国欢庆抗战胜利,第二天,31岁的杨养正与19岁的赵孝芳举行了简单的婚礼。山城庆祝抗战胜利的鞭炮声成了他们婚礼最动听的祝福声。

一个普通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是如此的紧密相连。

“抗战胜利了,到处都是鞭炮声和欢呼声,在那个时候结婚真的是太幸福了。”杨养正和78岁的赵孝芳老人回忆当年,不禁露出甜蜜的笑容。



最喜欢吃上海话梅糖

解放后,杨养正被安排在南岸区副食水产品公司工作,单位分给杨养正两间小屋,这就是现在的“弹子石正街5号附7号”。 两人在老房子里一住就是几十年,静静地生活,从来不对外人谈及往事,连做了几十年邻居的人都不知道杨养正就是“八百壮士”之一。

两位老人的退休金加起来也只有1000元左右,要看病吃药,还要日常开支,生活其实很拮据。

四个孩子平时都忙着四处打零工,这两间已经住了40年的老房子,更多的时候只有两位老人相守。30平方米、两房一厨的家,房间虽然阴暗狭窄,但家具摆设却整洁有序。

12年前,老年白内障使老人失去了幸存的右眼。因为经济原因没有进行手术治疗,从此他的世界失去了光明,日常生活都需要老伴赵孝芳的帮助。

每天,赵孝芳都要给杨养正按时喂药。

每天,看不见东西的杨养正,就用收音机来“听”世界。

这位失明的老人,利用收音机,一直关注着中华民族奋发图强的宏伟大业,一听到日本右翼篡改历史教科书就义愤填膺。

“日子还过得去。”老人低下头双手反复在膝盖上搓着,突然叫老伴:“给我个糖吃。”

“他最喜欢吃上海话梅糖,有了,就三斤两斤地给他买。”老伴赵孝芳还常常去2公里外的商店给他买最爱吃的上海产的话梅糖。

嘴里含着话梅糖,杨养正失明的双眼似乎有了一丝亮光。

“一说起往事他就来劲。”老伴赵孝芳插话。“他平日整天闷坐在屋里,只要你跟他聊天,精神一下就来了。”

老人对我说:“没有她,我活不到现在,我最高兴的就是每天和她在一起。我最怕老婆身体有哪点不好,去在我前头。”

60年相濡以沫,60年家国河山。



老人的夙愿

抗日战争已经过去60年了,“一寸山河一寸血,十万青年十万军”的烽火岁月,我们这一代人是没有体会的。但是,历史不该被忘却,为我们民族的独立和生存英勇奋斗过的英雄更不能被忘记。杨养正是当年众多无名战士中的一位,他为我们国家献出了青春,流过血,拼过命,他理应得到社会的更多关爱。

“只有在梦里,我回到过上海,回到过四行仓库。子弹在身边飞,仓库厚厚的墙壁把我和战友们掩护着。我们冲啊,冲啊,但是没有声音。”

“孤军营,是什么样子?我都记得清清楚楚,那里的一草一木,真想再看看。”

杨老甚至有时会莫名地责怪老伴赵孝芳:“因为你,我才没能回上海去看看。”而此时,老伴就会安慰他:“等你眼睛好了,就回去看一看嘛。”

在场的重庆《时代信报》记者也告诉我,杨老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再回上海,再去看看四行仓库。“这可能是老人一生中最后的愿望了。”

70年了,我们这些后人对抗日老兵们的关心做得太少了。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已经过世了,也许再过几年我们再也没有办法弥补我们的遗憾。

因此,帮助杨老实现他生命中最后也是最大的心愿,或许是给了我们一个难得的机会,以此让我们向那些舍身保卫过这片国土的战士,表达我们最深切的感恩!

当我们反复强调不忘历史的时候,关爱身边的老兵们,帮助他们实现自己的人生心愿,也许就是我们最实际的行动。

后记

重回上海,杨老的身体状况成了众人的担忧。

在我们走后的时间里,我们不断得到消息:

老人家里开了一个特殊的家庭会议。是否给已经因白内障失明了10多年的父亲做眼科手术?是否送已经91岁的老人去上海寻访当年的战场?

重庆的热心人士帮助老人联系到当地有名的中医,为老人的身体作中药调理。

重庆大坪医院免费为老人完成了右眼的复明手术。

杨老右眼的视力正在恢复当中。

经过休养,老人的精神很快恢复。

上海《东方早报》与重庆媒体联手,欲圆老人心中的梦。

6月28日,重庆媒体为杨老一行订好了车票。

……

淞沪抗战中坚守四行仓库的“八百壮士”中的健在者,已91岁高龄的杨养正,通过媒体争相报道而受到了英雄的礼遇。重庆市政府赠给老人一套100平方米的居室,并为他请了一个保姆照料生活起居。

这充分表明我们的政府和我们的社会对抗战老兵的关爱和崇敬之情。正如重庆市的领导在给杨养正的慰问信上说的:“作为一段难忘的历史的创造者,你不应该被历史遗忘,也不会被历史遗忘……”

老兵老矣,精神不老!

(采访日期:2005年4月26日)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