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兰溪在线|lanxi.online|兰溪新闻|兰溪在线|兰溪论坛|兰溪信息|兰溪网|兰西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微信登录

微信扫一扫,快速登录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社区广播台

查看: 705|回复: 11

兰溪老传说:毕矮

[复制链接]

252

主题

2896

帖子

6585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6585
发表于 2020-12-27 19:00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boyedu 于 2020-12-27 19:14 编辑

       毕矮,原名毕文彩,明末清初人(1609~1676),是兰溪市原女埠镇毕家村人,是兰溪民间传说中的传奇人物,被誉为“阿凡提”式的人物。目前流传下来的毕矮故事大约有100多篇,其中有3篇被收入《中国智慧故事大全》。

       毕矮故事从明朝末年起,广泛流传于浙江兰溪及其龙游、建德等周边县市,数百年来经过民间街头巷尾、田头地角、茶馆酒肆的口耳相传,以及民间艺人的不断丰富充实,至今仍是兰溪老百姓饭后茶余喜闻乐道的内容之一。

      民间记载的毕矮智慧故事,如《失而复得的官印》、《怒惩渡霸头》、《棒打老猪娘》等,都以通俗易懂的语言,展现了毕矮智慧的形象。在兰溪人心目中,毕矮已经成了智慧的化身,是反抗邪恶势力、达观向上的人生态度的象征。2006年,毕矮故事被列入兰溪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,2008年申报列入金华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,2012年获称浙江省最具地域特色代表性文化符号。毕家村文化礼堂将民间流传很广的“毕矮传说”搜集整理,并建起了毕矮文化非遗馆,以泥塑、影视、刊物、漫画等形式,多角度展示毕矮的智慧,歌颂毕矮聪慧过人、嫉恶如仇的品质。据了解,村民纷纷从中找到共鸣,自非遗馆建成以来,每天前去参观的周边村民达上百人。

毕矮的故事:狗吃书画

      一天大富翁周道胜正在茶店说毕矮的坏话,恰巧毕矮路过,就走进去,说:“今天我遇到一件怪事。” 周道胜忙问:“毕老兄,什么怪事呀?” 毕矮说:“我邻居的一只狗,近来专门偷吃书画。今天,邻居把家里收藏的书画都拿出来翻晒,不料全被这狗吃了,主人杀死这狗,剖开它肚子一看,你猜里面是些什么?哈,一肚子的坏画(话)。”

   茶客明白毕矮在嘲笑周道胜,哈哈大笑起来。


毕矮的故事:巧骂吃素婆


      毕矮的村上有个财主婆,50 岁才开始吃素,拜佛念经,表面修行,但心地狠毒。她隔壁住着一位杀猪的,为人老实,是毕矮的好朋友。
  一天,吃素婆突然大发“慈悲”,跑来对杀猪的说:“你呀!今世这样苦。还不修修下一世,什么活不好干,偏要干杀猪的行当,做个屠夫伤了多少性命,真作孽!”
  杀猪的本想痛斥她一顿,恰好这时毕矮来家,不便发火,便笑笑说:“酒肉穿肠过,佛在心头坐,人只要心地善良就好了!”
  吃素婆说:“我是为你着想啊!你要知道,杀猪伤性命是要打入地狱的啊!”
  毕矮想:今年旱情这么严重,佃户交不起租谷,你这假慈悲的吃素婆逼租多么凶狠,佃户被你活活逼死的也有。橡你这样的人如果天地有知,是的确应该打入地狱的。想到这里,毕矮认真他说:“我倒记起来了,昨晚我做了个很奇怪的梦哩!”
  吃素婆说:“说给我听听。”
  毕矮一本正经他说:“嗯!昨天半夜,我睡在床上,朦朦胧胧看见一位白胡子老公公,走到杀猪佬床前,轻轻地拂了拂杀猪佬说:‘我的子孙,我是你的老祖宗,离你已十七代了。从我开始做屠夫杀猪起,我们家代代都做屠夫。我第一代杀猪,真的被打入第一层地狱了;可我的儿子还爱这一行,他就被打入第二层地狱;孙子呢,还是杀猪,被打入第三层地狱;以后仍代代杀猪,就这样,我家已被打入第十七层地狱了。地狱里的鬼都爱吃肉,我们仍在地狱干我们的老本行,唉,到了你这代,我真为你担心啦!’我和杀猪佬跟白胡子老祖宗到第十八层地狱一看,杀猪佬伤心地哭了起来。原来这层地狱里,猪肉没人要,我们所看到的都是一些像你一样的吃素婆啊!”
    吃素婆听了,头上冒出冷汗,面孔一会白,一会红。毕矮和朋友都哈哈大笑起来。


毕矮的故事:两头叫

   有一天,毕矮背着锄头到田里干活,碰到大成小成兄弟俩正在踏水车。兄弟俩看到毕矮,就要他讲个笑话,毕矮说没工夫讲。兄弟俩不答应,非要他讲一个,还说等笑话讲完请他吃馄饨。毕矮被逼得没办法,只好说:“不瞒你们说,我田里转一下,就要赶到石滩塘去抓鱼,这现成货我是要去弄点吃吃的。”
   这边毕矮一走,兄弟俩可商量开了:这么个好事可不能让毕矮独得。于是就匆匆忙忙跑到家里,拿了鱼笼捞海,不声不响就去石滩塘抓鱼了。哪晓得两人来到石滩塘一看,只见那塘里满腾腾的水,哪里抓得了鱼。咦,这个毕矮,叫他讲笑话讲笑话,没想到真的笑话来了!可这时后悔也来不及了,兄弟俩只好长衣长裤脱掉,到塘角落里石头缝里摸来摸去,打算抓个把鲫鱼虾公螺蛳什么的回去。
   没想到两兄弟在塘里摸得正起劲,毕矮却来了,大老远就喊:“大成小成,别抓鱼了。抬头看看,你们家起火了!”“什么?”大成小成一抬头,只见自家屋顶上冒出了好大的浓烟,那云头竟黑掉了半个天。兄弟俩嘴巴张在那儿,手脚也吓软了。不管三七二十一,赶紧从塘里爬上来,跌跌撞撞往家里跑。
  兄弟俩跑到半路上,迎面碰上了两个女人,正扛着一块门板,哭哭啼啼地赶过来。大成定睛一看,正是自家老婆和弟媳叔伯母两个,心中那个火呀,张口就骂:“天底下哪有你这两个傻婆的,家中着火,皮箱不抢,抬块门板出来,哩啦哇啦哭魂?”
这叔伯母两个猛地看到兄弟两个站在面前,愣在那儿,半晌才说:“人家说你兄弟俩偷鱼,被人家用锄头打死了,叫我两个用门板来抬……”“谁说这种倒运的话的?”“毕矮说的。”“啊,他还说家里着火哩!”兄弟两个仔细一看,哪里是什么着火,分明是两个冒着烟的火泥堆。
  大成小成那个火呀,立马到村子里找那毕矮,打算教训他一顿。可找了半天,只见那毕矮正坐在茶馆店门口馄饨摊边上吃馄饨。看见大成小成过来,咧开嘴直笑:“唷,你们兄弟两个人真正好,替我付馄饨钿来了?”
  “你欠揍,还馄饨钿呢。”哪晓得这个毕矮,不慌不忙,当着大伙的面大声说:“你们给我评评道理,我天忙地忙,碰到这兄弟俩,叫我讲两句笑话听听,我说没工夫。他们非要我说,还说等一下请我吃馄饨。我只好讲两句他们听听。哪晓得他们馄饨钿不付,还说要打我。”边上那些人听了,“哗”一声笑开了。大成小成一看这光景,知道自己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过毕矮的,只好灰溜溜回家去了。

毕矮的故事:扛粪桶

  某日,毕矮见一挑粪者坐在石拱桥头吸烟,烟瘾发作,便掏出旱烟管上前借火。不料那人却问他几时还。
  毕矮对过火,边吸烟边说:"这桥又高又陡,挑着满满两桶粪过桥,太费力,我助你扛过桥去好吗?"那人非常高兴,即与毕矮用扁担扛粪桶。
  谁知扛过一桶,再扛另一桶时,毕矮却笑笑说:"借火要还不谢,讨火只谢不还。讨一次火助你扛一桶粪,已经谢过,对不起,我有要事失陪了。另一桶粪下次讨火时再帮你扛。"
  说罢扬长而去。挑粪者手拿扁担立于桥上,眼看两桶粪分在桥两头,挑不行,提不能,毫无办法,只怪自己讲话太尖刻。

毕矮的故事:巧惩刻毒鬼
   
  浙江兰溪县溪西有个财主,待家里的长工非常刻薄。他从不给他们吃上一顿热饭,也不让他们有一点儿空闲,有时还故意找岔子,克扣工钱。因此,附近村里的一些穷兄弟,谁也不愿到他家里去做长工。暗地里都叫他“刻毒鬼”。毕矮打定主意要为穷兄弟出气。
  有一年,刻毒鬼又在四处寻找长工,毕矮趁机上他家去。刻毒鬼问道:“你想来我家做长工吗?要多少工钱?你先说说。”
  毕矮说:“老爷,工钱少些倒没什么,不过要依我两件事:第一件,半忙半闲的活不干;第二件,空路不走。”刻毒鬼满口答应,并立下契约为凭。
  第二天早上刻毒鬼叫毕矮去挑猪粪。毕矮推辞说:“挑猪粪出去满担、回来空担,这是半忙半闲的活,我不干。”刻毒鬼火冒三丈,想辞退他,但一想已立过契约,也就没话说了。
  这时天老不下雨,正值早稻旺发,田里很需要水,但是刻毒鬼看那毕矮却东坐坐,西看看,一日三餐捧大碗,老是不去车水。他实在忍不住了,就责问毕矮:“天这样干旱。你为什么不到田里去车水?”
  毕矮理直气壮他说:“老爷,车水嘛,一天到晚都得走空路,放心,这样的事情我是不会给你做的。”
  刻毒鬼吃了亏,心里真气恼。那天四更时分,刻毒鬼就在床上高声叫毕矮起来。毕矮起身走到他的床前,刻毒鬼睡眼朦胧地说:“在早饭以前,你替我去割白菜、饲牛。”早饭前毕矮把白菜割了全部喂给牛吃。刻毒鬼起床后看到了,骂个不停。
  毕矮说:“老爷,不是你亲口吩咐我割白菜饲牛的吗?”
  刻毒鬼只好抑制住怒火,厉声喝道:“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?还不给我去挑水、垫猪栏!你敢偷一点儿懒,我就请你走。”
  毕矮照例“哦”了一声,走了。他从河边起劲地挑了水来,一担担直往猪栏里倒。吃了早饭,刻毒鬼跑来督工,一看猪栏里外淌了一地水,小猪都淹死了,而毕矮还在快手快脚地挑水倒水,刻毒鬼像疯狗一样,一边顿足一边大骂,叫毕矮马上滚蛋。
  毕矮大笑道:“老爷,干什么生这样大的气?割白菜喂牛,挑水垫猪栏,这都是你自己吩咐的嘛!你看我于得满头大汗毫不偷懒哩!”
  毕矮出了气,才卷起铺盖走了。

毕矮的故事:笼鸡归原主

  水昌有爿客栈,专门低价收购小偷的赃物,从中牟利。
  有次,毕矮宿在此店,听见店老板对一个背了一笼鸡的人说:“又不是你养的,溪西转了一圈得到这些钱也够了!”
  那人只得把一笼鸡放在堂前八仙桌底下,收了钱走了。
  毕矮断定这笼鸡是那人从溪西愉来的,就想法把鸡归还原主。
  吃过晚饭,毕矮付了宿夜钱,老板问他叫什么,毕矮说:“我叫姬龙贝。”
  第二天天刚亮,毕矮见老板正在厨房里烧茶,就背起堂前八仙桌边的那笼鸡走了。老板十几岁的儿子大喊起来:“爹,客人走了,鸡笼背走了;鸡宠背走了。”
  老板在厨房里听见喊声,想:反正姬龙口已付过宿夜钱了,就没理会。
  毕矮把鸡背到溪西,找到了鸡的主人。

毕矮的故事:智斗孙财主

  毕矮到刻薄的孙财主家当长工。孙财主要他守两条规矩:“一、没人做的事,你做,二、没人吃的东西,你吃。”毕矮答应。
  第二天,孙财主出门会友,毕矮把帐房里的地契、收租帐簿一古脑儿塞进灶膛里烧掉。孙财主气得要把他送官府,毕矮说:“你不是说过,没人干的活我干吗?我看帐房里这一堆破旧本子,想来是没人清理,所以去打扫了。”孙财主有苦难言。
  八月中秋节来了。按孙家规矩,先把月饼、酒菜供过月亮,然后全家吃团圆酒。拜完月,正要吃时,传来锣鼓声。孙财主决定看完头场彩戏,再吃团圆酒,于是率一家人去了。回来一看,酒菜全叫毕矮同长工们吃了,大怒。
  毕矮笑道:“我是守你的第二条规矩呀!”
  有一天,孙财主准备设宴请客。长工毕矮跟他上街买菜,买了整整一筐鱼肉。回来路上,毕矮见不远处有只黄狗,就故意把筐放低拎着。那黄狗窜过来猛一口叼走了肉。孙财主命毕矮去追。
  毕矮追了一会空手回来说:“唉,真是瘟狗有福!”
  孙财主莫名其妙地问:“你说什么?”
  毕矮说:“暗,我们当长工的,一年到头干死干活,从没吃过一顿肉,这不正如你东家所说,‘命里注定’,没福气呀?”
  财主点头道:“对!吃肉有吃肉的福气。我为啥酒肉不断?这是‘命中注定’的!”
  毕矮笑道:“东家,那死瘟狗把肉叼去,像你一样,嗨嗨,也有吃肉的福气哩。”
  财主愣了。

毕矮的故事:买十担膏药

  某晚,毕矮的邻居小山头痛得厉害,只得半夜去兰溪女埠街药店买头痛膏药。被唤醒的老板听说只买一张膏药,嫌生意小,不愿理睬,又睡着了。
  第二天一早,毕矮听说此事,就和小山邀了几个邻居,挑了十双箩筐去药店,叫着要买十担膏药。
  老板赔着笑脸对毕矮说:“老兄,要这许多头痛膏做啥?再说敝店一时哪拿得出这许多来!”
  毕矮说:“昨晚我邻居小山头痛,连夜赶来买张头痛膏,你嫌生意小不卖,现在我们买十担,这桩生意总算大啦,你又说拿不出这许多货来。哼,你开什么店,做什么生意!今天非要你还出个道理来不可!”
  老板自知理屈,只好赔礼道歉,还在门上开了个小窗口,方便夜间来人买药。

毕矮的故事:典当金凤凰

  毕老三有难,只得将祖传的名画典当。朝奉硬是压低价钱,利息又特别高,3两银子三个月到期要偿还10 两。赎期到时,老三借贷无门。毕矮知道后,就为他出了个主意。第二天,毕老三捧了个小木匣上当店去,说这是宝贝。朝奉说:“不要大惊小怪,丢了我赔!”说着打开盒子。突然“嘟”的一声,朝奉还没看清是什么,宝贝早已飞了!“啊哟哟,这是只金凤凰呐!”
  老三哭叫起来。
  毕矮从一旁走出说:“我听爷爷说过,老三家是有只金凤凰!朝奉先生,宝贝是你放走,应当你赔!”
  朝奉知道毕矮的厉害,只得自认晦气。开始老三定要赔金凤凰,经毕矮再三劝说才让步。朝奉愿退回古画,并赔出10 两银子,他哪里知道,飞走的是只小麻雀。


毕矮的故事:咸菜肉面



      某日,毕矮外出提早回家,闻得厨房里肉香扑鼻,就悄悄上楼。他从正对灶头的楼板小孔中向下一瞧,见嫂子正在煮一小锅猪肉面条,原来嫂子又在吃独食。毕矮从坛子里掏出一把咸菜,在面条将熟时,对准小孔将咸菜汁滴进面锅里。嫂子见有褐色水从楼板缝里滴到锅里,以为是猫尿,吃了一惊。嫂子叹声"可惜",正皱着眉头想将面条倒掉,毕矮此时恰巧走进厨房。嫂子便说:"毕矮,来得正好,我烧了一锅猪肉面,趁热快吃。"毕矮谦让一番后就一碗碗盛来吃。嫂子故意问:"好吃吗?"毕矮笑道:"好极,咸菜汤烧猪肉面,嫂子好手艺,嫂子好手艺。"嫂子一听,知道又受毕矮捉弄,想去盛碗面吃吃,可锅里已经空了。毕矮的故事:道士烤着了毕矮10岁那年,他爹病死了。毕矮家里穷得叮当响,别人家办丧事,四个道士八个和尚,又是做道场又是办佛事的,他家闹腾不起,只请了一个道士,打算念几句敲几下,算是对过世的人一个交代了。
可这个道士40多岁,光棍一条,既贪财又好色。见毕矮家穷,心里老大不乐意,可看到毕矮娘30岁不到,模样俊俏,心里动起了邪念。
出丧那天,道士伸手来要利市红包。毕矮娘一看可为难了,利市红包没准备过,可道士不见红包就拖着不发丧。毕矮娘就越发伤心,扶着棺材大哭:"毕矮爹啊,你一生一世当脚夫,只有一根扁担,没别样东西,你一去,叫我寡妇孤儿靠哪一个呀!"道士正等利市包,猛地一听这话,就接过毕矮娘的话,摇着铜铃念道:"南无令令天尊,靠我道士先生。"锵锵锵,把大钹敲得吓人响。
开始毕矮没有留意,可后来一听不对头,人群中有人开始偷笑。他心中暗骂:"好你个贼道士,竟在大庭广众之下欺我孤儿寡母!"他闷声不响地回里屋拿出一半块砖头大小的红纸包,朝道士跪了下去。道士一看,心里一团高兴,赶紧往肚兜里一塞,立马开始发丧。送葬的路上,毕矮娘一路走一路哭,道士还是满嘴胡话:"靠我道士先生,靠我道士先生。"毕矮听着,心中实在有气,就哭着说:"烤着了,烤着了,道士烤着了。"路旁有人也喊了起来:"道士,你着了,着了!"道士越发高兴,他以为毕矮娘答应改嫁给他了,竟连连点头,嘴里还不住地说:"靠着了,靠着了,我道士好运道,老婆有着落!"锵锵锵,他把大钹敲得更起劲了。路旁人见道士这么得意,便拉了他一把,说:"你的衣服烤着了!"道士低头一看,只见他那件新道袍,正一路冒烟呢。他连忙脱下道袍一看,那道袍早烧了一个大洞。毕矮肚里清楚,他回里屋从炉堂里夹出了一块冒烟的柴头,用红纸一层层包好,当成利市包递给了道士。


毕矮的故事:买鸡蛋


有一天,一个小贩挑着两箩筐鸡蛋沿街叫卖,正好碰上了毕矮。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大名大名鼎鼎的毕矮。他好说不说,:"兰溪有个毕矮,很歪,很会捉弄人,你晓勿晓得?""晓得!你--做什么生意?"毕矮说。"我卖鸡蛋呢。""噢,卖鸡蛋?--巧了,想瞌睡碰上了枕头,我正想去买两百个鸡蛋办喜事用呢!"恰好,路旁有个石鼓,表面平坦光滑,毕矮用手指了指石鼓:"就在那上面点吧!""那么点大的地方怎么点?""没事,我有办法!这样,你蹲下来,哎--用手箍住,对,就这样!一定行!"说着,毕矮从箩筐里拿出鸡蛋,一五一十地点起来,一把一把地往石鼓上放,一直堆到小贩的下巴底才点完两百个数。
毕矮直起腰,对小贩说:"老板,你箍牢,我回家拿东西来装,一会就来。"没等小贩答应,毕矮就往街的那头,快步走了。小贩蹲在地上等了好一会,脚麻了,手也酸了,还是不见毕矮的踪影。小贩这才知道上当了,可是有什么法子呢?--手要是动一下,滚圆的鸡蛋就会打个精光,--真个是"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"!


毕矮的故事:我就是毕矮



     据说,有一回,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吃奶的小孩,在渡口坐船过渡。在船舱,那男的好讲勿讲:"兰溪有个毕矮,人家说这个人很恶,碰上谁,遇到谁,就捉弄谁,你知道么?""是真的,这个人是蛮恶。"毕矮顺着他的口气说。这时,女的解开衣襟,给孩子喂奶。毕矮偷眼一看,把女的左边奶子底下的一颗小黑痣看在眼里,记在心头。……..
    过了渡,各走各的路。这时,毕矮突然一把拉住女的手,大声叫道:"笑话,真是笑话!你跟他好好,这就跟他走了?"说着,毕矮又一把抓住男的手"大白天拐走人家的老婆,那还了得?"一来二去,两人拉拉扯扯,各不相让,结果,事情闹到了官府。
    县官坐堂,惊堂木拍得梆梆响。 在公堂上,毕矮说女的是他的老婆;那人说他才是她的结发夫妻。正在县官左右为难的时候,毕矮又说话了:"县官大老爷,我老婆身上是有记号的。"县官听了,问那人:"你说她是你老婆,身上可有记号?"那人回答:"没有。"县官又问毕矮,:"你说有记号,什么记号?在什么地方?"毕矮说:"我老婆左边奶子底下有一颗小黑痣。"县官当即派人验证,结果证实那女的确实有痣。于是县官就把那女的判给了毕矮。那人垂头丧气地和毕矮一起走出衙门。他实在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这位仁兄。"你的老婆孩子你带走,我不会抢你的老婆的!"毕矮对那人说。"此话当真?"那入喜出望外,差点给毕矮下跪。那人带着老婆孩子前脚刚走,毕矮又跑回县衙。泪流满面地对县官说:"大人啊,你可要给小的作主啊!那人又把小人的老婆拐走了!"  "什么?"县官一听,火冒三丈"这小子简直目无王法,不识抬举,他拐了人家的老婆,本官未治他的罪,他竟敢藐视本官!来人,把那拐子给我追回来!"那人和他的妻子很快被追了回来。"你小子真是胆大包天,竟敢藐视本官!来人,打他四十杀威棒,轰出去!"……
     那人出了衙门,想想自己也太窝囊了:老婆孩子不得,还无缘无故被打得皮开肉绽,往后,面子往哪搁?竟想跳进兰江一死了之。幸亏毕矮带着他的妻儿及时赶到,才挽回他一命。毕矮说:"你的老婆你带去!这个教训要记牢,以后说话注意点,毕矮恶,毕矮歪,告诉你,我就是毕矮。恶,恶,这就是恶,今天就打你四十大棒!"


毕矮的故事:打赌


      据说,有一回,毕矮与一帮伙计在一个员外家里帮工。毕矮对伙计们说"大家想不想到城里去嬉一嬉?想嬉,大家都去好了。""都去嬉?生活哪个来做?生活勿做,晚上怎么交帐?""生活?没要紧。有我呢!"这样,大家一起来到城里,逛街,上茶馆,一直嬉到太阳快下山了才回到干活的地里。"伙计们,咱们动动手,粗糙点,做点生活。"毕矮说。"生活忒粗糙,东家要骂的!"一个伙计说。"没事!,东家问起来,你们就说是我毕矮做的。"歇工的时候,东家来了,一看田里的生活那样粗糙,心中很生气:"咦,生活这么粗糙,有用咯?哪个做的?"东家问问这个,这个说"毕矮做的"。问问那个,那个也说"毕矮做的"。东问西问,都说是毕矮做的。东家这下火了:"这里毕矮做的,那里又是毕矮做的,你们都嬉去了?"毕矮就是聪明,他也嬉了一天,活没有多干,功劳反到全让他得了。伙计们心有不甘,他们一合计,打算找个由头,惩罚一下毕矮,出出这口怨枉气。这天是农历八月初一,路上去"娘娘庙"烧香求签的老太太,小媳妇,大姑娘牵垃烟样,木佬佬多。毕矮和一帮伙计正在路边的田里干活。一个伙计对毕矮说:"毕矮,路上那么多大姑娘小媳妇,你敢上去摸一下她们的奶子,亲一下嘴吗?不敢了吧?--你如敢,我愿意输你一坛酒,五斤肉!""这容易!"毕矮说。"这话当真?不敢去怎么办?""我输给你:一坛酒,五斤肉。"那伙计也是信口开河,赌是假,想让毕矮挨揍是真--你想想,大白天,光天化日之下,你无缘无故去摸大姑娘小媳妇的奶子,怎么能不挨揍?毕矮这个人的确聪明,只见他眉头一皱,一个鬼主意又出来了。"前头的老婆婆,大嫂嫂,等一等!等一等!"毕矮在后面一边跑,一边气喘嘘嘘地叫着,"刚才,我家门口的香柚少了五个--出门烧香拜佛是好事,可是怎么能随便偷人家的东西呢?!大家都让我搜看。成么?出门烧香拜佛的人都想"多一事不如少一事"反正自己没有拿人家东西,要搜就让他搜吧!毕矮马上跑到前头:"我的香柚很香的,谁摘去吃了,我闻一下就知道的。"毕矮看看面前的老婆婆,用手摸了摸她的胸脯,又在她的嘴边闻了闻:"你没摘,走吧!"这样,毕矮把过路的大姑娘,小媳妇逐个摸了个遍,还闻了各人的嘴,一点意外的事情都没有发生。伙计们全都服了:"毕矮真有本事,一坛酒,五斤肉,我们给,我们给。"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52

主题

2896

帖子

6585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6585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2-27 19:10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《失而复得的官印》


康熙初年的时候,蓝溪县新任知县黄敬刚上任两个月,就发现官印丢失了,不禁大吃一惊。他不敢声张,私下招来师爷毕矮商量。毕矮分析说:“这人偷去官印,也没有什么用处,可是你却落下一个丢印的罪名,我想偷印的人无非是想让你丢掉官职,因此可以断定偷印是报复你。你有没有什么仇人啊?”

黄敬想了想,说:“我刚来此地,也没有什么仇人啊?要说得罪人,我上任不足两个月,会得罪谁呢?只有胡狱吏,他贪赃枉法,曾经被我责罚过。只有他有偷印的可能,可又没有什么凭据,也不好办啊。”
毕矮沉思了一会儿,附耳给黄敬出了个主意。黄敬听后,不禁拍案叫绝。
这天晚上,胡狱吏正在县衙做事,突然后院起火。黄敬立即当着众下属的面,把封好的官印盒交给胡狱吏拿回家保管,自己立即转身指挥救火。
当黄县令将封好的官印盒子交给胡狱吏时,胡狱吏就面临着两难选择:或者当场打开盒子,说明盒中无印;或者拿回盒子,送还时,再说明盒中无印。如果选择前者,说明他早知道盒中无印,他有偷印的嫌疑;如果选择后者,得承担丢印的罪名。胡狱吏为了摆脱罪名,只有将偷来的官印,再放回盒中。
第二天,胡狱吏当着众官的面把官印盒还给县令。黄县令打开一看,官印在里面,于是当着众衙役的面,表彰胡狱吏保护官印有功,发了赏钱。
那胡狱吏为什么盗了官印又偷偷还回来呢?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52

主题

2896

帖子

6585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6585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2-27 19:20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
代表性故事一:打城隍

一天,毕矮在女埠街上碰着童家村的老石伯。老石伯愁头苦脸,摇头叹气。毕矮问他什么事这样伤心?老石伯说:“村子里的一个财主赖我偷牛,县官判定要我赔,如果赔不出,要用两亩田抵押。”毕矮问:“县官有没有证据?”老石伯摇摇头,说:“唉!哪里有证据!可这个狗官一口咬定是城隍菩萨托梦讲的。”毕矮想了一想,说:“这样吧,明天早上我陪你一起去见县官。”


第二日天早五更,毕矮走进城隍殿,不问三不问四,拿起根棍子就打起菩萨老爷来,把里面的城隍菩萨打得七零八落。管庙的斋公可不干了,拉着毕矮就要见官,不然的话就要拼老命。


两人推推搡搡地来到县衙,县官问毕矮:“大胆草民,为什么要打城隍菩萨?”毕矮装出一副怒气难消的样子说:“启禀大老爷,这贼太可恶,去年偷我的笋,今年又偷我的萝卜。你说该打不该打?”县官听了,以为去年偷他的婶,今年又偷他的老婆,就怒气冲冲地说:“伤风败俗,该打,该打!”


县官这句话一说,可把边上的师爷给急坏了,他悄悄地凑近县官,说:“老爷,城隍菩萨是泥塑的。”县官这才意识到自己讲错话了,连忙把惊堂木一拍:“胡说八道!城隍菩萨是泥塑的,哪会偷人?”毕矮哈哈大笑,反问县官:“老爷,城隍菩萨既然是泥塑的,那怎么会晓得老石伯偷牛呢?”“哎!那是托梦。”“噢!对啦。前日夜里,城隍菩萨也向我托梦,要老爷捐出五百两银子,给城隍菩萨重塑金身。”


这可把县官给急坏了:“嗯!不对,不对,你乱说!”“真的不对?”“当然不对。”“那老石伯偷牛的事呢?”“也不对,也不对,统统不对。”县官连话都讲不清了,连忙转身溜进后堂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52

主题

2896

帖子

6585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6585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2-27 19:21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
代表性故事二:怒惩渡霸头

女埠轮船码头让一个霸头占着,这个霸头专门敲诈来往过渡的行人,有钱的要钱,没钱的要东西,没有东西就要剥衣裳。人们对他恨之入骨,可又不敢招惹他,为什么?这个霸头和县官有来往,万一他火起来,把你弄到县衙去,吃一顿板子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毕矮看到这个情况,想了个主意,要治一治这个霸头。有一天,他在布袋里装了一个竹筒,说要过渡去办事。船到江心,霸头向他要渡钱。毕矮摸摸口袋说:“不好意思,我忘了带钱。”霸头一听,心里火气直冒:“什么?没钱你坐什么船!”伸手就把他的竹筒抢了去,可他捏在手里摇摇不响,看看漆黑,就问:“你里面装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?”毕矮说:“没什么,只有二两漆。”霸头就去搜他的身,可毕矮身上什么也没有,就只好把他的竹筒子扣下当渡船钱了。过了两个时辰,毕矮办完事又回来了,手里拿着个瓶子。霸头撑到江心,又要收渡钱。这回毕矮不等他开口,就很爽快地把瓶子递过去,说:“不要你动手,我就有这二两酒,你拿去吧。”霸头嫌少,就动手来剥他的衣服。

毕矮可不干了,光着身子,死活要拉霸头去见官。霸头心中暗笑,骂道:“好你个死活不知的东西!你要见官,老子今日就陪你玩玩。”两人拉拉扯扯到了县衙。哪晓得,可这个霸头做梦也没想到,毕矮竟说他上了一回渡船,被敲诈了二两八银子。县官一听心头直冒火,他想:“好呀,我给你撑腰,你每月只孝敬我几两银子。我堂堂七品知县替你做难人,你倒发起横财来了!”

这边渡霸头可急了,忙叫:“回禀大老爷,不是二两八,是二两漆!”毕矮说:“你把我竹筒的二两八抢去了,还想抵赖?”渡霸头说:“大老爷,真的是二两漆呀!”县官一拍警堂木,大喝:“二两七,你还嫌少?你一天赚多少,一年又是多少?”渡霸头连连磕头,大呼冤枉:“青天大老爷,不是二两八银子,确实是二两漆啊!”县官更火了,把签往下一撒,说:“给我拖下去重打三十大板,看他还敢不敢放刁!”

渡霸头被打得晕头转向,皮开肉绽。毕矮又说:“我过渡回来,我又送二两九给你,你嫌少,还把我的衣服也剥去了。”渡霸头被打蒙了,扒在地上有气无力地说:“我剥你的衣服是实,但你瓶里不就是二两酒吗?不要冤枉人了。”

县官听了又一拍惊堂木,喝道:“啊?!还有二两九!我身为本县的父母,不容你敲诈勒索,再给我拖下去打五十大板!”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52

主题

2896

帖子

6585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6585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2-27 19:22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
代表性故事三:十担膏药

有一天晚上,毕矮的邻居头痛得厉害,只得半夜去女埠街上一家药店去买头痛膏药。老板已经睡着了,被敲门声吵醒,可一听只买一张膏药,这一张膏药算得了什么生意,干脆随他怎么敲门,他就不理睬,又顾自睡着了。

第二天吃早饭时,毕矮听说了这件事。他心里那个恼火呀,就约了几个邻居,挑了十双箩筐,就往那家药店走去。

到了药店门口,几个人挑着箩担就要闯进去。那老板一眼看见毕矮,脸上堆满了笑:“毕老兄,你这是干什么来了?”毕矮说:“到你店里还能干什么?买膏药。”老板吃了一惊,他想起晚上发生的事,心想这毕矮肯定是寻事来了。他小心翼翼地说:“那你要买几个?”“不多,十担。”

老板看着那几个跳着箩框的小伙子们,吓得腿都打哆嗦了,忙赔着笑脸:“毕老哥,你看你要这许多膏药做什么?再说小店一时到哪拿去拿这许多来。”毕矮哈哈笑了:“昨天晚上我邻居来买张头痛膏,你嫌生意小不卖。现在我们买十担,这桩生意够大了吧,可你又说拿不出这许多货来。哼,你开什么店,做什么生意?”说着他向后面一招手,说:“来人,把这个药店的招牌给我摘了。”

老板吓得脸色铁青,差点要下跪了。他不停地赔礼道歉,左说右说把他们请到小酒店吃了饭,又亲自登门到毕矮邻居家赔了礼。后来,这家药店门上开了个小窗口,方便夜里有人来买药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52

主题

2896

帖子

6585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6585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2-27 19:22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
代表性故事四:狗吃书画

溪西有一个财主名叫周呈祥,他大字不认得一箩框,却喜欢攀附风雅,是个欺软怕硬的人。因为这个他吃过毕矮的亏,吃了亏后,周呈祥想,跟毕矮做对讨不到好处,不如跟他套个近乎。如果毕矮成了他朋友,人家对他越发忌惮了。

这一天,他特地备了一桌丰盛的酒菜,写了请贴,嘱咐奴才给毕矮送去。哪晓得这个奴才平时依仗主子的势力,横行乡里惯了,到了毕家,门也不进,就撕着嗓门大叫:“喂,你是毕矮吗?”毕矮见他如此傲慢,心里老大的不高兴,就接过请贴看。

看完贴子,毕矮就想,这个周呈祥平白无故请我喝酒,无非就是为了拉拢我。他可不愿意和他讲什么交情,就指着门口园里一扇破门板,对那奴才说:“这扇破门板,你家老爷用得着,你背回去吧!”这个奴才也是一字不识,以为老爷写了贴子,是向毕矮借门板,就真的背了起来。这扇门板可是用杂木做的,又厚又重,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好不容易背到家里,早已累得汗流浃背,气喘如牛了。

周呈祥看到奴才如此狼狈相,非常奇怪,再看看那扇破门板,心头不由得大怒:“谁叫你背这破扇门板回来的,我叫你去背门板了吗?”奴才听了,忙说:“不是你叫我给毕矮送贴子的吗?毕矮叫我背回来,说你要用……”周呈祥一听,恨得牙齿咬得咯咯响。

这个不识抬举的家伙,竟这样调排我,这火气可真大了,撒到了奴才身上:“晦气的东西,还不快给我背回去!”那奴才累得都快虚脱了,可主子的话又不能不听,只得背起那扇笨重的门板,“嗳唷嗳唷”背回去。从此,周道胜怀恨在心,逢人就讲毕矮的坏话。

有一天,周道胜正在茶店里讲毕矮的坏话,恰巧毕矮路过茶店门口,听见了,就走进了茶店,拣了一个位子坐了下来。周道胜一见毕矮进来,马上打住话题不讲了,笑眯眯问:“毕矮兄弟,看你愁眉苦脸的样子,有心事吗?”“没什么心事。”毕矮慢慢回答说,“不过,我来的路上碰上了一件新鲜事。”

茶客们一听,就要毕矮讲出来听听。毕矮就真的讲了起来:“我邻居家养着一只狗,这只狗一见有钱的当官的人就摇尾巴,看见做苦力的讨饭的就汪汪乱叫。”茶客们说: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狗都是这样的。”毕矮说:“可这只狗喜欢偷吃书画。”有人没听清吃什么,让他再讲一遍。毕矮就指指茶店里贴墙上的字画,说:“就是这样的书画。”有人茶客说:“胡说八道,狗怎么可能吃书画呢?”

毕矮说:“要不是亲眼看到,我也不相信。我跟你们说,今天天气好,邻居把家里收藏的书画都拿出来翻晒了,谁知去收拾这些书画时,不料那只恶狗正在偷吃。”周王祥凑趣说:“真有这事?”毕矮笑着说:“哪还有假的,那邻居发火了,打死了那只狗。可是把肚子剖开,你们猜里面是些什么?”这时大伙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,有人问:“是什么?”毕矮哈哈大笑:“一肚子的坏画(话)。”

茶客们听了,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周道胜被毕矮讲得脸红脖子粗,又不敢和毕矮放对,他再也坐不住了,只好偷偷溜走了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52

主题

2896

帖子

6585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6585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2-27 19:23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
代表性故事五:典当金凤凰

那年,毕家村的毕老三运气不好,他祖父刚去世,没想到他娘又病了。看病得花钱,他一个老实人,哪来这么多钱?还好他祖上留下一幅画,是倪云林的山水,据说那是他一个做太监的祖上从宫庭里弄出来的。现在火烧眉毛,救命要紧,毕老三只好拿出这幅画来典当。

哪晓得,当铺的朝奉,也就是管事先生,他是个识贷的人,一眼就看中了这幅画,他有心要据为己有,又不肯出大价钱。只花了十两银子收当,利息又特别高,非得五个月到期后拿三十两银子来取当。

没想到,毕老三的娘看了许多医生,吃了很多药,最后还是撒手去了。待他安排了娘的后事,银子花得差不多了,这五个月的期限眼看就到了。毕老三着了急,不取当的话,实在对不起老祖宗,取当呢,哪里拿得出钱。毕老三没辙了,只好去请教毕矮。毕矮看了看当铺给的票据,气得直骂:“这么苛刻的条件开出来,不是趁火打劫又是什么?亏你还会接受!”毕老三低三下四求他想办法,毕矮只好帮他出头。

第二天,毕老三捧了个小木匣前面走,毕矮后面跟着。到了当铺,那个朝奉以为来取当,就冷冰冰地说:“你的当还有几天才到期,没到期就来取当,利息可得加倍!”毕老三就把小木匣高高举到柜台:“先生,我不是取当的,我是来典当的。”朝奉心想,一个拿得出倪云林的画的人,说不定家里宝贝多着呢,忙和颜色地说:“当什么东西?”伸手就要来拿。

毕矮忙凑上前去,推开他的手说:“这可是活宝,不能乱碰!”朝奉白了他一眼说:“什么东西这么金贵,怕我赔不起?”毕矮笑着说:“金凤凰,你说金贵不?没一百两纹银是不肯当的。”朝奉又上下打量着毕矮,也不知道他是毕老三的什么人,就说:“不是由你说说的,看了货再说。”朝奉一边说,一边掀开木匣子。哪晓得,忽然听到“嘟”的一声响,朝奉只感到眼前金光一闪,还没待他看清是什么,里面的活宝早已飞得无影无踪。

“啊哟哟,我的金凤凰,我的金凤凰唷!”毕矮急得直躲脚,毕老三更是躺在地上嚎啕大哭。朝奉害怕了,愣了一会儿红着脸说:“这,这可怎么办?”毕矮说:“怎么办?赔呗,一百两纹银。”朝奉不肯赔,朝毕矮翻了翻白眼问:“你是谁?怎么这样说话。”

毕矮哈哈一笑说:“我叫毕矮,这位毕老三是我哥,你今天放跑了金凤凰,赔也得赔,不赔也得赔。”毕矮?朝奉一听傻眼了,他早就听说过他的大名,可也不晓得毕矮还有个哥,不想今天真的碰到他的枪口上了!最后朝奉好话说尽,自认晦气,赔了八十两纹银。

这样,毕老三就有钱取当了,那个倒霉的朝奉,他这一年也就白忙乎了。至于那只金凤凰,其实只不过山里人最常见的山鸡,只不过这只山鸡的羽毛是用颜料染过了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52

主题

2896

帖子

6585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6585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2-27 19:23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
代表性故事六:卖鸡蛋

毕矮小时候的一年正月,家里办喜事需要鸡蛋,这女埠街上很多店还没开张,没有鸡蛋卖。毕矮娘就让毕矮去城里买一些来。

毕矮来到进了城,东游西荡,把整个兰溪城转得差不多了,才想起有正事要做。他正想往菜市场走去,看见有一个卖鸡蛋的小老头,挑着一副小担,向他迎面走来:“鸡蛋啦,卖鸡蛋啦,新鲜的鸡……”毕矮看见了,就跑到他跟前去:“这位伯伯,你等等,我想买鸡蛋。”

那个老头停了下来,看了看毕矮说:“去去去,一边玩去,别防碍我做生意。”卖鸡蛋的不相信这样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子真的要买鸡蛋,以为寻他开心呢。这恰好犯到了毕矮的忌。原来毕矮家里穷,加上很多城里人看不起乡下人,他最恨那些瞧不起人的人了。于是他说:“你停一下,我真的要买鸡蛋。”

卖鸡蛋的老头看他拎个篮子,象是真的要买,连忙歇下担来,那心里别提有多高兴。你想想,他辛辛苦苦跑到乡下去贩了一担鸡蛋,为的是赚钱呀。这样一个小孩子,他又识不得称,随便称几个糊弄下他,这个便宜是捡定了。

毕矮看了看老头,心想,你这点鬼主意还想瞒得过我?于是他想办法要让老头子不敢少他的称:“你别看我是个小孩子,我可聪明着呢。”卖鸡蛋的老头哈哈笑了:“小孩子太聪明了不好,你看那个毕矮,人小鬼大,人人都说他可恶。”

毕矮一听,乐了,你个老货,我原本只要你称称准了,规规矩矩卖我鸡蛋就好,没想到骂起我来了。那也好,就让你吃点苦头,认识一下毕矮。主意打定,他说:“老伯伯,你等等,你看,那儿有块大石墩,还蛮平,我们去那儿挑鸡蛋吧。” 老头心想也是,于是把担子挑到那大石墩边上。

毕矮又说:“好了,就在这儿挑吧。老伯伯,麻烦你双手围住石头,我好把挑好的鸡蛋放到石头上。”老头心想,这个小孩子真的聪明,这样的办法也想得出来。于是老头真的蹾下身来,屁股翘起来,那双手臂就张开拦鸡蛋,毕矮一个个地挑,一个个地把鸡蛋放在石头上。差不多放不下了,他站起身来,对着老头说:“你先抱着,我去拿钱来买。”

走了几步,毕矮回转身来,沉着脸说:“你这个老货,以后不要再轻口薄皮了,告诉你,我就是毕矮。你慢慢抱着鸡蛋吧,别松手,一松手,鸡蛋就会从石头上掉下来,你就真有苦头吃了。”

说完,他转头就走,那老头抱着鸡子,放手怕鸡蛋打了,不放手吧,这样下去累也得累死。只好在那里叫皇天了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52

主题

2896

帖子

6585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6585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2-27 19:23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
代表性故事七:亲嘴

一天,毕矮仂和几个长工在田里干活,看见几个妇女打扮的花花绿绿走过,这天是白露山慧教禅寺开光,她们正是那些从远方来的香客,那几个年轻媳妇脸蛋儿着实好看,引得年轻的长工们不住地拿眼睛瞟过去,毕矮仂笑着对一位后生长工说:“你敢不敢过去亲个嘴给我们看?”那后生说:“那你敢不敢?”毕矮仂说:“敢怎么样?”后生说:“如果你敢的话,这除草的活,今天的活也不用你干。”长工们都说行。

好个毕矮仂,从田里走出来,真的向那些妇女们跑过去,他跑到我们面前叫道:“站住,站住。”妇女们真的站住了,问他:“你这客官有什么事?”

“该死,该死,我们种在路边的一株柚树,刚才少了好几个柚子,肯定是你们偷的。”

“我们是去白露山的香客,哪会偷什么柚子。”那妇女们说。

“管你是香客还是臭客,谁知道你们偷过没偷过,让我搜搜再说。”毕矮仂说完真的上前去搜。

以前的妇女不是现在,男女平等,跟男人一样大脚大手满天飞,那时的女人不太出门,而且烧香拜佛之事讲的是一个心诚,在外面绝不想惹事生非。

于是真个把一个个随身袋子翻起来,让他看。毕矮仂装模作样地一个个地搜过去,还说如果偷过柚子,肯定有一股柚子味,所以每搜一个都要凑到那妇女嘴边闻一闻,长工们远远看来,还真的象亲嘴一样,而且令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这毕矮仂一个一个亲过去,竟没有一个反抗。

所以毕矮仂这次又赢了,又多了一天逍遥日子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52

主题

2896

帖子

6585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6585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2-27 19:24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
代表性故事八:智斗孙财主

女埠有个财主,他有个弟弟在金华府衙做官。这个财主做人很刻薄,家里七规矩八规矩多得数不清,只要下人们犯了哪条规矩,动不动就克扣他们的工钱。下人们气不过,任他工钱出得木佬佬高,就是没人肯再到他家做帮工了。

这天,毕矮到他家里来了,说愿他家的长工。财主朝他看看,见他身强力壮,模样机灵,就眯着眼说:“你可听说过,做我家长工要遵循三条规矩?”毕矮说:“听说过,我是冲着你家工钱出得高才来的。”财主说:“那我还是要跟你说说清楚,第一,出门老爷我得空手,东西要你拎的。”毕矮连声说:“是是是,我不拎哪个拎。”“第二条规矩,出门老爷我走前头,你后头跟。”毕矮又点头:“应该应该。”“还有第三条规矩,我家是做官人家,吃东西老爷我先吃,老爷吃了夫人吃,夫人吃了少爷吃,少爷吃了才轮到你吃。”毕矮点点头:“应该应该。”“你可得记牢了,做错一条扣半年工钱,做错两条扣一年工钱,三条做错再罚白做一年。”

转眼间,毕矮到财主家半年过去。还别说,毕矮样样生活做得好,又守规矩又听话,蛮称老爷的心。

哪晓得有一天,老爷要到衙门去拜会县太爷。毕矮挑着礼盒,跟在老爷后头走。一走走到半路,天下起雨来了。老太爷说:“快拿伞来。”毕矮连忙说:“不行啊,老爷。你说过,你老出门不好拿东西的,应该我毕矮拿。”财主让雨淋得像只落汤鸡,连连摆手:“算数算数,这条规矩取消,半年工钱不扣了。”毕矮这才笑眯眯地把雨伞递过去。

过了一会儿,两来来到衙门口,财主说:“毕矮,你到前头去通报一声。”毕矮说:“老爷,这样可是要坏了规矩的,你说过,出门老爷走前头,长工后头跟。”老爷一听气死了:“好好好,这条规矩也取消。”财主心里那个恨,这么些年来,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长工!

从县衙回来,财主有些累了,躺在太师交椅上抽水烟筒,财主家夫人正给小少爷喂奶。哪晓得,这个毕矮待小少爷吃好奶,就一头扑到夫人怀里去,吓得夫人跳了起来。财主那个气呀,眼睛乌珠瞪得象田螺肉一样:“毕矮,青天白日你想干什么?!”说罢就一水烟筒砸过来,毕矮顺手一把抓住,说:“老爷,你说话不算数。你自己讲的,老爷吃了夫人吃,夫人吃了少爷吃,现在少爷吃了还不该轮到我毕矮吃呀?”

财主想想真没有办法对付毕矮,第三条规矩又只好取消了。得,就将就着让他做一年再说吧。到了年终,财主把全年的工钱算给他,毕矮接过工钱,问:“老爷,明年我还来吗?”财主瞪着眼,没好气地说:“你坏了我三条规矩?还想来呀?!”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